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拍拍拍无挡视频免费 > 娱乐八卦 > 非标停滞、权益不敢冒进 银行理财收益成本倒挂迫在眉睫
非标停滞、权益不敢冒进 银行理财收益成本倒挂迫在眉睫
发表日期:2020-04-05 14:48|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伤害的不仅仅是投资者的美股和A股账户,也不单单是持有的黄金和基金,看似最稳妥的银行理财也受到波及。 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越走越低,而且还有可能更低。 近期投资压力的确比较大。 一位华东银行理财子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伤害的不仅仅是投资者的美股和A股账户,也不单单是持有的黄金和基金,看似最稳妥的银行理财也受到波及。

  
 

   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越走越低,而且还有可能更低。

  
 

   近期投资压力的确比较大。 一位华东银行理财子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国内爆发和全球流行的两个阶段,银行理财想要增厚收益难上加难:资金面持续宽松、债券收益持续下行、权益投资由于二级市场波动而停滞,非标市场倒是有价格,但不能尽调、不能线下商谈,谁敢签合同?收益成本倒挂近在眼前,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之路走得胆战心惊。 不会亏,但别指望高收益光大证券3月24日研报显示,2月以来资金面持续宽松,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处于相对低位,多数期限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跌,1个月、6个月及1年期产品分别下行4BP、69BP和20BP,分别至%、%和%。 这背后,是银行资产端目前收益率已难以为继。 目前银行给投资者看的业绩基准,是按照某一个策略的长期表现测算的,不能只看当前的短期表现。

  
 

   不过近期投资压力比较大,是阶段性的。

  
 

   上述理财子公司高管表示。

  
 

   兴业研究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孔祥对记者表示,受全球疫情共振影响,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下行,导致金融机构获得高收益资产愈发困难。

  
 

   目前以银行理财为代表的资管收益报价型负债端,收益要求与资产端收益基准倒挂的现象更加明显。 通过资金池操作,老产品可以维持此前对客户承诺的收益率;而对于以定期开放式产品为主的新产品,机构的利差区间将会缩小,但尚在可控范围内,给客户带来亏损的可能性很低。 幸运的是,目前理财子公司产品存续期都较长,一年期以上产品超过一半,稍微能平滑一下收益曲线。

  
 

   而且以固收产品偏多,除了工银理财发过一只权益类产品2019年工银财富系列工银量化理财-恒盛配置CFLH01之外,多数子公司理财产品受到权益市场股价缩水的影响不大。

  
 

   非标停顿,可投标的减少根据银登中心《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银行理财资产端配置构成如下:%为债券,%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为权益类资产,其他的是拆放同业及买入返售、现金及银行存款、公募基金等。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国民经济受到影响,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会相对积极。

  
 

   央行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通过降准、降低逆回购、MLF利率下调来引导LPR下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资金利率会逐步下降,不易于银行维持现有理财收益率。 建行金融市场部当时预计,乐观情景下,疫情高峰出现在2月份,此后逐步下降,4月份结束。 为稳增长,央行年内可能再降准两次,共计1个百分点,降低逆回购、MLF利率20-30BP,引导LPR利率和资金利率下行。

  
 

   预计7天回购利率中枢在%-%。 悲观情景是,疫情延续到三季度,再降准次数升至4次,政策利率降幅扩大至40-50BP,7天回购利率中枢降至%-%。

  
 

   光大证券将疫情对银行理财的影响划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疫情集中在国内,我国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资金利率、债市收益率震荡走低,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股市自低位再度回到近期疫情影响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疫情在海外加剧扩散,全球油价暴跌、金融市场动荡、美元流动性收紧,各国央行加大货币宽松力度,债市收益率进一步下行,股市大幅受挫。

  
 

   光大证券认为,第二阶段对银行理财挫伤更大,因为第一阶段末期权益市场边际回暖、债市慢牛预期还在,抗疫专项债券相继发行。

  
 

   而第二阶段银行理财资产端配置压力显著加大:债市方面,债券市场收益率还将进一步下行,疫情拖累宏观经济增长并影响资产质量,企业信用债违约潜在风险上升;权益方面,股市震荡使部分有权益类资产配置的理财产品面临回撤压力,特别是在高位建仓的银行理财产品更是如此;非标方面,因为尽职调查等活动受到疫情影响几乎停滞,可投资标的显著减少。 上述理财子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非标部分需要商谈、尽调、签合同,大多数工作在线下,现在受到较大影响,开拓新资产难度加大。 孔祥对记者直言:非标产品目前价格合适,过去是收益增厚的主要来源,但市场供应量不足。 25万亿的银行表外理财,配置1个点就需要约2500亿的规模。

  
 

   在监管合规的前提下,很多地产、融资平台以及信用资质较为下沉的民企项目不能做。

  
 

   即使在疫情期间,相关产业的资产投放仍受到限制。

  
 

   收益成本倒挂如何挽救?摆在银行理财面前的难题是,如何挽救收益,不让客户用脚投票?上述银行理财子公司高管称,还是通过债市的波段和杠杆策略来赚钱,另外就是依靠此前积累下来的成本计价的资产。 目前部分机构尝试发行股债混合类产品,假设一个产品配了20%的权益资产,即便这部分有一定亏损,在另外80%的资产中仍有绝对收益可以覆盖这部分损失,维持正收益。

  
 

   这是目前部分机构探索该类产品的一个设计方案。 孔祥表示。 根据兴业研究,理财子公司存续产品中,指数类纯债产品占51%,指数类股债混合产品占27%,债券+权益类产品占17%。

  
 

   此前,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曹宇就银行业保险业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和金融市场稳定等相关工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推进理财子公司设立,壮大机构投资者队伍。 此前也有多家理财子公司表态,积极调整产品资产配置,增加权益类投资。

  
 

   不过也有理财子公司人士表示,很多权益类投资尚未落地,就遇上了美股4次熔断造成的A股次生灾害。 对于银行而言,当下最要紧的是控制负债端成本,这是银行理财和客户需要共同走过的艰难道路。 为了引导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监管层对于结构性存款等高息揽储现象做出限制。 孔祥表示,目前理财给到客户的利率还算丰厚,比如类货基的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收益率普遍高出货币市场基金60-70BP,当前正是降成本的窗口期。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